色令智荤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朱白】Sweet dreams chap.1

天啊!!乖乖坐等下文

怀五夜云:

架空文,末日背景,ABO,三观不正,huang暴低俗,OOC。


这篇的ABO有部分私设,不过总体上还是跟普通ABO一样。


更新频率说不好,最近有点懒,但是老规矩,一定是HE。


预定在五章左右吧……其实还有个衍生脑洞,说不定会先写另外一个。


其实写这个我就是为了写白檀红血梗而已XD




chap.1:AO3 (点proceed即可)


              石墨 (挂了再改图链吧)



太棒了啊啊啊啊

武青越:

【巍澜衍生】七罪宗 何开心X韩沉   蚀骨

(一发完)

没啥好说的了... 七罪宗的第四篇来了~~~

评论一楼再放一次链接

 看着我这么辛苦的开游艇..打发点评论咯

【朱白】美杜莎 (一发完)

天啊啊啊啊,这是什么神仙!!

武青越:

刚刚出现了一点意外,我又杀回来了!!


劳资就说我写了双唧唧!!魂淡!!!就是这么硬核!!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剛拿到駕照就翻了 心累


前文


后续


后续备用


 @浇汁 虽然我重发但是依旧不能忘记浇汁~请大家催他!!

【巍澜衍生/心沉】众星陨落之夜[限制级/一发完]

一爪抓:

食用说明:
cp:狼人Alpha何开心 x 吸血鬼Omega韩沉


全文1w2+(剧情+车)
欧欧西有,无脑小甜文。
是小天使的点梗,但是我磨叽到现在辽哭唧  @lan 希望能喜欢♪
彩蛋(?):除了心沉还有另一对友情客串,全文没露出姓名,大家可以猜一猜| ᐕ)୨
————————————————————————


  韩沉是只吸血鬼,独来独往的,住在高楼古堡里的吸血鬼。


  今年吸血鬼和血猎间的纷争已经上升到动刀动枪的地步了。自几百年前初代吸血鬼从血猎手中逃脱后,两者之间难得维持了一段漫长的和平。这几年血猎便又蠢蠢欲动起来,不断猎杀年幼的吸血鬼,吸血鬼本是不屑与人类交手的,但在顾及到自身安危的情况下也不怕与人类交手。


  于是战争便拉开了帷幕。


  老一辈的韩沉在这次战乱中选择隔岸观火。他所住的古堡远离市区,颇为偏僻。除了每年一次的发情期比较难熬以外,他对自己的住所还是很满意的。发情期是源于他的第二性别——Omega。


  第二性别诞生自狼人种,继而通过交媾传播至其余二族。狼人种一家独大,用自身血液研发出AO的抑制剂,并垄断市场,高价售卖,因此在三族中地位最高。且吸血鬼和人类间又不断爆发战火,坐山观虎斗的狼人种便是最大赢家。


  所以在门口捡到一只伤痕累累的狼人的事实,韩沉一时还难以回过神来。他现在倚靠在沙发上吃今天的早餐,一袋兔子血。一边提防的看着对面沙发上仍在昏迷的狼人。


  那狼人头部不知怎么搞的,出了不少血,韩沉翻箱倒柜的才找出几条旧绷带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期间溢出的狼人血味道香甜韩沉忍了很久才没上前舔舐。即便如此,他仍不敢对听闻中向来强大的狼人掉以轻心,闭目养神时不忘竖起耳朵听那人动静。


  直到韩沉躺在沙发上准备合上被子睡午觉了。那狼人才张牙舞爪的一下坐起,嘴里还大声嚷嚷着:“你再怎么揍我,我也不会借钱给你的!”


  狼人稚嫩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古堡里周转了几个回目后,屋子里才重归寂静,一片缄默。


  那你可真是铁骨铮铮,韩沉心想。


  过了许久狼人也没等到回应,自觉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打量一下四周,再打量一下眼前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的人,漆黑的眸子亮了亮。最后摸了摸脑袋上的绷带,抖抖耳朵,恍然大悟:“咳,不好意思。失态,是你救了我?”


  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出门觅食时捡到了堵在我家门口的你,看你惨兮兮的顺手帮你包扎了一下罢了,韩沉心说。


  可韩沉懒得解释,得一个恩人之名也可以保证眼下这狼人不会突然大打出手,于是他慢悠悠的泡了杯咖啡,吐出两个字:“废话。”


  狼人警惕的往沙发角落里缩了缩,半眯起眸子:“你也是吸血鬼?”


  韩沉点点头,相比起狼人的紧张反倒放松下来。那只狼人看起来蠢蠢的样子,未免和传闻中威猛高大武力值max的狼人相差太多。


  未曾料到他会突然扑过来,毛茸茸的耳朵甚至蹭过他的脸颊,灿烂的笑容近在眼前,眼底一轮清月明亮:“你身上有甜甜的味道,我喜欢!”


  韩沉整个人僵在原地。他太久没和其他生物打交道了,难道现在狼人都是这么打招呼的吗?!是他见识太少活的太老跟不上年轻狼人的脚步了吗?!


  等反应过来后他急急往沙发那端退了退,迅速远离这有些跳脱的狼人,忽的想到了什么,开口问:“你还是个Alpha?”


  那狼人本来对他的躲避有些哀怨,听了他这话又重新竖起耳朵,快活的点点头,开始自说自话起来。


  “哎哟我说你们这些吸血鬼,是有多恶毒。嗷不,我没说你,别误会。你救了我,跟他们不一样,是好吸血鬼。那些打了我的吸血鬼们,当真是名副其实的吸血鬼。要问我借钱买催.情剂对付血猎,笑话!当我家钱都是白来的?”韩沉清楚的看到那个狼人恶狠狠的舔了舔后槽牙:“他们借钱向来都是有借无还,我说不可能,他们就动手打人。”


  说到痛处又眨巴眨巴眼睛,看向韩沉的瞬间改变之前凶恶的神情,眸子湿漉漉的,变回小狗模样,不动声色的往一脸狐疑的韩沉那又靠近几分:“我只是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狼人啊!你说他们过不过分,简直惨无人道!…可能是惨无鬼道?其中还有一个说要吸干我的血,我就大喊着我的血有毒,毒不死你们!他们就揍的更狠了。要不是我机灵咬了领头的那一口挣脱重围,说不定就真的要命丧于此了。”


  末了还撇撇嘴,抬眼看看韩沉想讨个安慰。


  韩沉听完他的长篇大论,见那狼人垂着耳朵可怜巴巴,满脸写着委屈的样子。不合时宜的忍俊不禁。


  但他成功的忍了下来。


  原来现在的狼人都那么弱鸡的吗?!


  他思考了片刻,只得出一个结论:“你……你是不是还没觉醒?”


  那人捣头如蒜:“是呀!不过快了,再过几个月。这几个月我的实力就将突飞猛进,到时候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了!”说着还秀了秀并不存在的肌肉。


  “这样啊,那你要小心。伤好之后就走吧。”


  韩沉鬼使神差的将人留了下来。


  “好呀!你其实是个天使吧!不收暂住费吧?”


  虽然他一转身就后悔了。


  -


  当初是那样说的,也是那样答应的。韩沉虽然觉得这名唤何开心的狼人傻了些,但本心不坏,便留他在自家养伤。没想到何开心简直是牛皮糖转世,赶都赶不走,分明是个威风凛凛的狼人,却如同狗狗般黏人。


  韩沉被狗狗缠上了。


  “韩沉韩沉,你喝的是什么?”


  韩沉靠在沙发上看每日的战报,一边喝着夜宵,何开心就赖在他旁边不走,还使了劲往他那儿挤。


  韩沉咬了咬牙:“兔子血。”


  “兔子血有什么好喝的,不如喝我的血!韩沉来咬我吧,我的血很好喝的!”


  “……你的血有毒。”


  “没有——怎么会!那是我骗他们的。我跟你说,狼人血可美味啦,好处多着呢,滋补养颜!可是绝世好物噢!喝喝看喝喝看!”


  还热情的把脖子凑过来,被韩沉一眼瞪回去。


  “不要。”


  何开心耷拉下耳朵,故作悲伤模样,小声的嘟囔吸血鬼有什么了不起。被韩沉冷冷看了一眼后又立马垂下眼,肩膀还夸张的一抽一抽。见韩沉不理睬他便在沙发上打了个滚,最后滚回韩沉身边抱住冷漠吸血鬼的肩膀凑上去嚷嚷着要一起看报。


  丢给他一个人看个够呗,又不大乐意,偏要缠着韩沉,像个小尾巴一样整日跟在韩沉身后。每天都活蹦乱跳的叫喊着“沉沉来咬我!!”每次都被无情拒绝,次数多了也不失落了,依然上蹿下跳的搅得人不得安宁。


  让韩沉不禁感叹原来世上还有这么烦人的狼人存在。


  可你又偏偏挑不出那人的毛病。


  饿了就帮你跑去市上买面包买吐司涂上果酱端到你面前。渴了就伸出自己白嫩的手臂送到你嘴边,每每被拒绝后再屁颠屁颠的跑去抓兔子放好血装进袋子里插好吸管递到你手里。


  还身藏一堆抑制剂任君挑选,虽然发情期一年一次的性冷淡吸血鬼暂时还并不需要,但看到那人献宝一般从口袋中掏出一支支抑制剂仍不免吃惊。


  那人求夸奖的表情又有些可爱,所以韩沉无论如何都不忍心赶他走了。


  -


  刚开始孤独了百年的吸血鬼还对突如其来冒出的小尾巴手足无措。


  后来就渐渐的习惯了身边多出一个吵吵嚷嚷的狼人。


  何开心每天清晨都会认认真真的写什么振兴家族努力赚钱的计划。标题写的很大,韩沉曾无意瞥到一眼,挺长,叫什么为家族“卖血做抑制剂”事业兴旺做贡献。


  除此之外就是每天缠着韩沉了,有事没事会对着韩沉贫一句嘴,得到一个白眼后就会立马变身成笑的无辜的乖崽。


  “韩沉,你这是要去哪?”


  窝在沙发里吃薯片的狼人看着走到门前披上大衣的吸血鬼一脸疑惑


  “夜跑。”


  健康的吸血鬼韩沉无法晨跑锻炼,就保持着每天出门夜跑的习惯。


  “跑完之后汗黏着不是很难受吗?”洁癖的狼人何开心语气里带着的嫌弃明显。


  “……又不是不洗澡,我出门了。”


  “不行不行等等等等!”何开心急匆匆的从沙发上滚下来,拉住他衣角:“那我怎么办?你要扔我一个人在这里吗?”


  “恩。”韩沉嫌弃的看了眼惊慌的人:“你已经是个老大不小的狼人了,能照顾好自己吧?”


  “你能不能不去……”又来了,这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韩沉转移开目光,冷淡的撇过头去。表示自己已经吃厌了那一套:“正因为你每天缠着我,我已经很多天没跑了。”


  “好吧……那我也要去!你刚才就一点不担心有其他吸血鬼找上门来伤害我吗?”


  “不会的。”


  您多虑了。


  “绝对会的!!你不忍心的对吧!我也要去!”


  接着何开心就带着半包薯片动作麻利的穿好鞋子站在门口了。速度那叫一个飞快,这时候才体现出一点是狼人不是奶狗的感觉了。


  一路上那人薯片吃的卡蹦脆,又不跑步,慢悠悠的跟在后头。韩沉起先还能好心的放慢脚步等等他,后来忍无可忍自己跑开了。


  何开心气喘吁吁的追上来的时候眼神怨念无比。


  韩沉就学他无辜一笑,何开心便愣了神又停下脚步,终于回过神后好不容易追上来。眼神便不怨念了,有点飘飘然,笑眯眯的。盯着韩沉咬着唇笑了好一会儿,看得韩沉有点发毛。


  狼人心想原来跑步就能让韩沉笑一笑呀。那他可以天天跟出来跑。


  “韩沉,为什么你是吸血鬼,却没有大翅膀?”
  
  一路上何开心都在唧唧歪歪奇怪的问题。


  虽说如此,韩沉对他无厘头的问题还是都会回答,虽然有时候也会表现出无语凝噎。但这回的沉默貌似有些长了。两人刚好跑过旁边种着郁郁葱葱的树木的小路,月光被树丛遮掩住,他看不清韩沉脸上的表情,莫名的有些心慌。


  直到跑至出口,月色再次笼罩二人时,韩沉才停下脚步缓慢开口,神情一如往常:“因为我一开始不是吸血鬼。”


  “……!!”何开心一惊,觉得自己戳到了那人的痛处,本想打哈哈转移话题,韩沉却接着往下说了下去。


  “我是被转化的。”


  -


  韩沉不旦一开始不是吸血鬼,曾经还是个血猎。


  那往事过去太久,久到韩沉自己都有些记不清。当初是如何一腔热血追杀初代吸血鬼,如何被背叛,如何被推入浑浊黑暗中。久到他现在想起那些事都要嗤笑一番当初自己的天真以及无知。


  为什么要去追杀初代吸血鬼?那个长着翅膀和獠牙的种族源头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要让他如此被记恨被惦记着生命。


  吸血鬼和人类好像天生就是势不两立的。在人类的话本里,吸血鬼咬破人类的后颈吸食他们的鲜血,无恶不作坏的透顶。在吸血鬼的剧院中,人类卑微弱小只配做食物却想着翻身把主人按倒在地。


  两族世世代代都沉浸在争吵与战争中。


  当初作为血猎中最优秀的组织黑盾组的副组长,韩沉一心想着如何能惩除罪恶根源。与组员布下重重机关陷阱终于得以靠近那强大的初代吸血鬼一步。


  他决定以身试险,先行一步困住初代吸血鬼接着再是后到的成员一起歼灭他。


  可他把初代种想的太简单,也把上头的血猎想的太正直。


  以至于后来被冰冷獠牙刺入颈部稚嫩皮肤,注入浑浊的初代种血液留下两个血淋淋的口子的时候他都有点晃神。


  坐在最上头那把交椅的血猎心比吸血鬼还黑。他打算活捉初代种,利用初代种的血液圈养一群走狗吸血鬼任其使唤,然后再将恶源扒皮抽筋剖其构造进行惨无人道的毒品实验。


  这也是为什么韩沉在被困住手脚后拼了命向组织发消息上头都无动于衷的原因。


  想起这些韩沉未免悔恨,以及初代种最后也没有被他们抓住的庆幸。


  初代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韩沉说不清,靠近他之后才发现他实力强劲,令人恶向胆边生。至始至终两人都没有说上一句话。那人周身冷冰冰的,围着一团黑雾,看不清楚长相,就连流下的血液都是黑的。但身上的气息清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高山新融的雪。


  自是恐惧本身。
  
  却又带了几分不入尘世。


  -


  “对不起……”狼人乖乖的垂下头认错。


  韩沉没忍住笑出声。


  然后在狼人惊诧的眼神中揉了揉他的耳朵“你总是在不该道歉的地方道歉。”语毕, 迈开大步往回走去。


  “回家啦——”


  “等等我呀!”


  狼人脸微红,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快步跟上。


  路灯光将二人的身影拉的又远又长。


  已是深秋了。


  -


  韩沉是被灼热的吐息和触碰弄醒的。


  曾身为血猎的吸血鬼仍然坚持早睡早起。朦朦胧胧睁开眼就看见扒开棺材挤进他怀里的人。头埋在颈窝处,犬牙摩挲着锁骨,毛绒绒的发丝和耳朵蹭的他有点痒,牙齿轻啃的感觉又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他脑子还不大清醒,恼火的抓着人的头发往外扯,声音还带着睡意朦胧,有些发哑“你搞什么?!”


  之后就闻到了一股香甜清新的味道。


  韩沉彻底被吓醒了,那人却还在不依不饶的埋头啃咬他颈间的脆弱肌肤。这人平时太欢脱了让他都忘记了他其实还是一个Alpha。


  吸血鬼感到头昏脑涨,狼人的信息素味道在发情期的影响下变得强烈又危险,明明是普普通通的西柚味,却让他宛若窒息,甜腻的要命。吸血鬼将身上的狼人推下。这才看清他脸上的表情,脸已经烧的滚烫,眸子危险眯起,恼火的蹙着眉头,马上重新跨坐在韩沉的身上拽着人的衣领封上嘴唇落下一个带着血腥味的吻。
  
  并且力气大的惊人,韩沉被压着强吻时竟挣脱不开。狼人舔过他的尖尖獠牙,亲过他的红红唇瓣,勾着他的舌头缠绵。亲的啧啧作响,韩沉被迫无奈之下只能狠狠咬了何开心上唇一口才得以重新呼吸。使足了劲再次把发情的Alpha推倒,自己则急急从棺材里爬出来。喘着气将棺材板合上,做完这些动作的吸血鬼筋疲力尽身子瘫软。
  
  靠在棺材旁靠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站起来。想了想又觉得有些于心不忍,那Alpha恐怕还在情欲中翻滚灼烧,定是很难受。
  
  轻轻的敲了敲棺材询问那人抑制剂藏在哪里。
  
  过了好久才听到了里面传出的沙哑声音,断断续续的,还夹杂着气音“客厅的沙发下面……有个小箱子……全在里头。”
  
  等韩沉翻到急匆匆的打开棺材扔进去,顺便给人开了盏放在枕头旁的小灯。何开心已然是一副惨兮兮的模样了。眼角绯红,犬牙紧咬着薄薄的下唇,紧握双拳,下半身撑得鼓鼓当当,浑身被汗浇透了。
  
  韩沉不敢再看下去,狠下心关上了棺材板。
  
  抬头一瞧窗外。
  
  正是一轮巨大的圆月当空。


  -


  韩沉一夜未合眼,去冰箱里拿了袋牛奶热了热。他许久未喝牛奶了,这袋还是何开心去市里带回来的。
  
  以前是人类的时候有着睡前一杯热牛奶的习惯,变成吸血鬼后喝这玩意儿不觉甜意反倒感到苦涩,于是也便不喝了。
  
  今夜倒是对着明月小口小口的抿了这苦涩的牛奶。
  
  是秉着不浪费的原则,没有其他意思。
  
  待到后半夜,他又有几分睡意的时候,一个人突然从后面搂住韩沉的肩,凑上来,黏黏糊糊的舔舐起韩沉颈间的血色痕迹来。那是两个被利牙咬开的小洞,过了几百年了才褪去一些颜色,依然带着最初的七分鲜红。
  
  “没事了……?”韩沉默默吐槽这人好的还挺快,难得的没去推他。
  
  “恩……韩沉……”狼人不知用了多少抑制剂,身上的气味竟已寡淡如水。迷迷糊糊间唤他的名字,接着仍轻舔那陈旧伤口,好似对那处特别迷恋。
  
  “我在。”
  
  “想咬你。”何开心垂下耳朵,讨好的用柔软的皮毛蹭蹭物理层面上的冷血吸血鬼“真过分,那个什么初代吸血鬼,竟然能在你身上留下那么深的印记……好让人心生嫉妒。”
  
  韩沉没说话……静静地看着那人尚且带红的脸和垂下眼睫的眸。
  
  “不可以舔掉么?”怀着妒忌的狼人一边舔一边这么问。
  
  接着又立马自己回答了,“不行,我不允许有这么个印记存在……!我要把他舔掉!绝对。”而后将韩沉搂的更紧舔的愈发卖力了。
  
  舔了一会儿又晕晕乎乎的眯着眼睛睡了过去,眼角还有方才情欲残留的绯。偏偏依然还把吸血鬼抱的很紧,不怕冷似的和他脸贴着脸。
  
  看来还没完全清醒呢……
  
  -
  
  天气一下子就转凉了,昨夜抱着韩沉不撒手的狼人成功的患了感冒。吸着鼻涕可怜兮兮的围着小被子坐在床上。
  
  还被勒令不许洗澡怕病情加重,想想发情期出的汗黏在身上洗不了,有洁癖的何开心愈发委屈了。
  
  于是化委屈为力量,缠人的功力越发炉火纯青。
  
  还换了一种新说法。
  
  “沉沉,我想咬你。”
  
  “沉沉,我头好痛,让我咬咬你我就不痛啦。”
  
  “不能让我咬你吗你看我都这样了,哭给你看哦?”
    
  从之前缠着让韩沉咬他变成了缠着要咬韩沉。


  韩沉极其后悔,早知道就不告诉他那些旧事了,这狼人一天天的真是越加烦人了。
  
  虽然感冒是间接的由韩沉引起。可何开心依然死性不改,有事没事就带着形影不离的小被子连同韩沉一起裹住。紧贴着肌肤冰凉的吸血鬼,胆大妄为的从后背搂上韩沉细窄的腰,就差没亲上一口了。
  
  其实何开心本意是想讨要一个啾啾的,被韩沉恶狠狠的眼神生生的给逼了回去。
  
  即便如此,狼人还是仗着“我生病我第一不能打我欺负我”最大力度的在韩沉生气边缘蹦来蹦去。
  
  每次韩沉都要费好大力气才能在狼人委屈的噘嘴里按压住自己的脾气。
  
  真是可恨,可气,可恶。
  
  不过抛开那点,狼人温暖的怀抱还是很让人舒适的,还有毛绒绒的大尾巴可以摸。韩沉喜欢极了何开心的尾巴,软敷敷的,手感很好。
  
  特别是午后,韩沉没法直射阳光,但拉了窗帘的房间仍是暖融融的。春困秋乏说的一点也没错,吸血鬼总是毫无防备的在狼人怀里睡着,甚至睡迷糊了还会往里挤一挤寻个更舒适的位置继续睡。
  
  往往醒来后都会发现何开心撑着脑袋含笑盯着他。盯的他带了几分羞恼,“看什么看。”
  
  紧接着马上被狼人的话带的脸颊飞红 。
  
  他说:“你真好看。”
  
  单身几百年没和任何人说过话的吸血鬼表示受不住。
  
  不过后来习惯了也就任由他看去了。
  
  他爱看,便让他看呗,又不会少几块肉。
  
  韩沉如是想。
  
  毕竟是不忍心让人拒绝的小奶狗。
  
  但韩沉所想不到的是,小奶狗已经如他自己所言临近觉醒一天天更加强大,已经能出手保护好他了。
  
  -
  
  转眼便入冬了。今年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下了整夜,便已堆积起了半尺。洗去了天地间因战争留下的血迹,一切都是白茫茫的样子。
  
  “你们又来做什么。”何开心眸底沉沉。当看到通向古堡外的那条小路上围着的一群血猎后瞬间冷下脸来。在韩沉面前一直乖顺垂着的狼耳警惕的竖起来。整个人都变了副样子,抓紧了藏在披风里的枪,双唇紧抿。
  
  为首的血猎下意识后退一步,远离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狼人。
  
  何开心见此情此景不由自主嗤笑出声:“既然害怕,何必还要过来。”
  
  “特别是你!”
  
  血猎们个个都还未看清,何开心已然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角落一个左腿受伤的尖嘴猴腮男人,露出獠牙,表情狰狞:“我上次不是警告过你了吗,所以你是完全不在乎你这条命呀。”
  
  男人吓得打了个寒战,双腿甚至还抽了筋,还未求救就发出了痛苦的惨叫。露出凶相的狼人恼怒的把他摔在雪地上,不嫌够的踩上好几脚,一脚比一脚发狠,直将人揣进雪里:“你既然不害怕,我就再废你一条腿。让你这辈子都只能这么趴着苟延残喘,让你死活爬不起来!”
  
  这时候血猎们才反应过来,纷纷掏出枪将何开心围在中间。
  
  “嘿,嘿,伙计们。别这么快就动刀动枪呀。”何开心抖着耳朵温和的笑了笑,“要一个一个上吗?还是大家一起吧,你们打不过我的。”
  
  “哎哎对了。”狼人在原地踱起步来,伸出食指放在唇边,“记得不要像刚才那个蠢蛋一样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哦,吵着我的爱人我下手可就不知轻重了。”
  
  血猎中有个可能是初出茅庐的新人,按捺不住大声喊,“别废话——你最好别插手这……”最后几个字还没吐出来就被掐着脖子举至高空再被狠摔在地,身体连带着枪支在物理上被摔得粉碎,呛出一口浑浊的瘀血。
  
  “我不喜欢别人打扰我说话,抱歉啦——摔疼了吗?”狼人笑的眉眼弯弯,又伸出手一下子将支离破碎的人拉起来,当了阻挡第一个枪子的盾牌。
  
  “不要自相残杀呀。”面无表情的将人丢回血猎群中,好笑的是没有一个人伸手去接。血猎们皆虎视眈眈的盯着白净脸庞沾了他人血迹的狼人。
  
  他嫌弃的擦了擦脸上的血,嘟囔了句:“还好没把爱人给我带上的亲亲围巾给弄脏。”
  
   为首的血猎扣下了扳机,奈何被扼杀在了摇篮里,没有过于扰世的声音。狼人如离弦的箭一把踢开了枪,让其埋入雪地发出一声悲鸣破开了几层雪后,像是悲哀的为自己的埋葬奏的开场曲。
  
  何开心速度飞快,血猎们只看到一道黑色的残影,手里的枪就被一支支打碎。唯一一个成功发出弹子的血猎清楚的看到了狼人怒张的眸,带着手套的手不可思议的抓住了高速旋转的枪子,被旧式枪的巨大张力推开好几步后停滞在那人手里。纵然全力以赴的狼人身体素质异于常人,但还是破开了皮肉,鲜红的血液顺着指尖滑下滴在雪地里落下一抹赤色。
  
  何开心无所谓的用另一只手从兜里拿出绷带咬着一端草草的绑在手上。
  
  嘿嘿的笑了两声“这样就不会发出声音吵醒他了。我们之间也可以公平比拼了对吗,你们……一二三……除去失去战斗力的两个,二十八个人类对我一个狼人,不过分吧。”
  
  “那么,我上咯?”打了个清脆的响指,狼人再度暴起,冲了上去,直接用拳,拳拳到肉。三两下雪地里就又七横八竖躺了几个血猎。何开心一边毫不留情的挥拳一边欠揍的发出嘲讽。
  
  “喂喂使点力气啊。”
  
  “没吃饱饭吗蠢蛋。” 轻松接下张牙舞爪的血猎一拳,紧接着长腿一勾把人绊倒后再恶狠狠的踢了几脚。
  
  然后笑眯眯的反手将另一人重重的摔在雪地里,嘴里说着颇混球的话,“雪地软绵绵的不会痛的。”
  
  一个肘击转身将背后的偷袭者从地面扔至空中,狼人优秀的弹跳力使其跳的比他更高,再飞速用膝盖顶着那人的腰砸在地上,“不够机敏,下次注意。” 落地时能清楚的听到骨头碎掉的声音。
  
  转眼间站着的血猎已是寥寥无几。
  
  那一直未倒下的为首者颤抖着手喊停,讨好的冲狼人笑了笑,“我们或许还有其他方式解决问题。”
  
  何开心眸子眯得狭长,扔下刚刚被掐着脖子的血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尘,“记住了,没有武器的你们什么也不是。”
  
  “是,听从您的教诲,下次定会小心。”
  
  何开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不再冷漠,又露出了笑颜:“怎么?还有什么法子解决?哎我说你们也奇怪,前几天不是才报道说休战吗,怎么还敢过来。”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又克制不住磨了磨犬牙。
  
  “呵。那是新上任的血猎长,亲信吸血鬼那边。我们可不听这话。” 为首者不屑的撇嘴。
  
  “哦——所以这是内战了嘛。”何开心的笑意更甚。
  
  “恩。不过嘛……”为首者脸上的嫌恶表情突然被不怀好意的笑容代替,瞬间冲过来,一直背在身后的手这时候才露出,捏碎了一个试管瓶将里头红色的液体全数抹在了狼人俊秀的脸上。
  
  “当下对付的人自然还是你啊。”迅速后退几步,饮下了另一管蓝色试管。
 
  何开心惊愕的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液体,而后死命擦拭起来,怒斥那人无耻:“真是……耍阴招的混蛋!”
  
  “用你们研制出来的东西对付你们最有用了,不是吗?”看着狼人逐渐痛苦的表情,那血猎愈发嚣张的大笑出声,笑完一摆手:“兄弟们,上。”
  
  剩余的血猎通通一拥而上。何开心挣扎着站稳,身体里好似有千万只蚂蚁自下而上攀爬啃咬,让人难耐难受。他擦了擦唇角不知是血还是催.情剂的液体,强撑着冷哼一声“我是…Alpha啊。不会像Omega发情那样身子无骨的,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一拳将扑过来的血猎打倒,接下来就直接用腿踢,用身子撞了。虽是粗鲁了些,好歹也是有效。而且刚才那一番看似轻松的打斗实际上也消耗了不少力气,再加上被药物所致提前发情。何开心也已是强弩之末了,回归本性的狼人自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吼叫。又将一血猎砸倒在地,眼睛发红的狠狠冲着那人的脸揍了几拳。
  
  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和血腥味混杂在了一起。
  
  发情的Alpha下手又狠又重,枪打出头鸟,几下就揍得那不知好歹的先手血猎鼻血横流惨叫求饶。下药者不知这缓解之计反倒起了反作用。看着何开心愈来愈狠厉的动作,偷偷的加快脚步溜走了。
  
  待何开心回过神来,雪地里早已血迹斑斑,他自己身上也沾了不少他人和自己混杂的血液。他没杀任何人,但那些倒下的血猎怕是这下半辈子都难以自理了。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唯独那条今早韩沉在他临走前郑重给他带上的围巾被人护的好好的,没留下一点血色和灰尘,只落了几点白雪,但很快的便融化在了温暖里。
  
  跌跌撞撞走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踉跄着推开古堡厚重的大门。刚一开门就撞到了心里想着的那个人。吸血鬼被他吓了一跳,脚下打滑,结结实实的撞进何开心怀里,两人相拥着在门口的雪地里打了个滚。


每一个地方他都想落下印记,好生侵犯


   -
  
  几天后。
  
  何开心:韩沉韩沉!听说那个咬了你的初代吸血鬼最近和血猎混一起!
  
  韩沉:这不是几天前的消息吗?
  
  何开心:韩沉韩沉!听说那个血猎长和初代吸血鬼在一起了。那我和你……有没有……(机会)
  
  韩沉:没有。 等等你不是标记我了吗你现在说这话不怕我揍你?
  
  何开心:韩沉韩沉!听说那对狗男男私奔了!血猎长跟初代吸血鬼跑了!
  
  韩沉:???
  
  何开心:四舍五入你也是把我拐跑了,你要负责。
  
  韩沉:滚。
  
  -
  
  何开心是只狼人,家缠万贯,却待在吸血鬼家里蹭吃蹭住的狼人。
  
  他成功死皮赖脸的,嗷不,是用个人魅力征服了吸血鬼韩沉,两个人过上了腻腻歪歪的生活。
  
  且吸血鬼和血猎间的联姻使双方和解。虽然是不是暂时的还不能知晓,但这持续几千年的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呢!
  
  
  ——fin——


————————————————————————
后记:这篇万圣节大概还会有个番外。


cp揭晓:Alpha初代吸血鬼沈巍xOmega新上任血猎长赵云澜

【巍澜衍生】〖罗浮生x罗非〗偿还『au』(r18)

太太强强真的好吃!!

茕兔三白:






强迫,车,药,拷


OOC有!全文6500+


大佬x警探




去你的更新后的辣鸡老福特!!我什么都不写都说我有xxx!!我谢您啊!!




文章还是有备注,放在全文后面。




我已经没事了,谢谢大家了!!




日常表白!!




——————分割线——————




无试阅,再改文章都面目全非了。






【全文链接】




〖我是印象〗




其余见评论

啊啊啊啊啊太太!

光速爬墙侠:

被ping了(。)我把没穿衣服的截掉还不行吗()